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大鹏你这个爱情骗子,心给你了,拿走

大鹏你这个爱情骗子,心给你了,拿走

时间:2019-10-28 01:12:26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阅读:69次

标签: 先说两个“渣男”记忆――第一个记忆:渣。为了骗到不能生育的女主播的爱,心甘情愿坐在医院冷冰冰手术台上做结扎手术,追女套路被他整出了新花样:爱她,就为她结扎。再一转眼,又给主播买了个大手表。送礼物的时候

先说两个“渣男”记忆――

第一个记忆:渣。

为了骗到不能生育的女主播的爱,心甘情愿坐在医院冷冰冰手术台上做结扎手术,追女套路被他整出了新花样:爱她,就为她结扎。

再一转眼,又给主播买了个大手表。

送礼物的时候喊出爱的口号――“爱你就是有100块,99块给你花。”

再加上一个终极大反派――看准了“渣男”的软肋,撺掇他犯案。

然后,转过身,保险单奉上――结婚不,制造意外骗保的那种?

渣不渣?渣。

第二个记忆点:男(难)。

吃个自助火锅,一个劲儿地把牛肉丸偷偷往带进来的袋子里送,为的是带回家给儿子吃。被发现了一顿狂跑,好容易跑脱了发现给儿子买的药没拿,冒险回去又被一顿暴打,打完了还得假装犯病,把人都吓傻了以后拿上药继续逃。

能用一个渣男父亲的背影把人看到心酸的,还能有谁?

大鹏和他的新片《受益人》。

宁浩监制、“72变电影计划”变出的又一力作,跟文牧野执导的《我不是药神》一样,《受益人》也是导演申奥的剧情长片处女作。

几位主演,都是熟脸。

男一大鹏。一事无成的�潘恐心晡夂#�白天网管晚上做代驾,企图追到网红女主播后再制造意外,骗取1000万的巨额保险。但,渣男有苦衷?

女一柳岩。靠直播打赏赚钱,差点被骗保杀人的傻白甜网红女主播岳淼淼。

看明白了吧,这就是一出悲剧内核的黑色喜剧。

有湿漉漉的山城,有犯罪题材的无穷反转,有一惊一乍之间让你笑出猪叫的黑色幽默,还有一个个在谷底挣扎求存、活不起也死不起的小人物。

是大鹏的菜了。

很多演员演不出渣男神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往往把渣演成了贱。一出场,就眼神乱飘,贼眉鼠眼,朝阳区大妈看到了立马举报扭送到派出所的那种。

大鹏呢,一开场就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操着重庆话一脸蔫样,老婆跟人跑了,还掉河里把命整没了,整个人,就是个衰男。

但一转眼,为了给6岁儿子筹钱跑去骗网红主播,立刻粉墨登场"花式表白",不仅满口的土味情话信手粘来,更配合默契分分钟英雄救美,这是演出了渣男的第一层――皮。

在这个段落里,身体与语言之间的冲突感,构成了大鹏角色的造作、市侩、图利的一面,一个为儿子的治疗奔波的苦情爸爸,瞬间变身为钱追捕猎物的爱情骗子。

但这就完事了?别急,大鹏还演出了渣男的第二层――骨。

这边厢,面对大鹏的土味爱情攻势,表面坚强的柳岩迅速坠入了他的爱情陷阱,为什么?心里苦的人,只要一点点甜就够了。

所以,阴谋就要得逞了?

大鹏的演法是,在角色一步步与柳岩靠近的过程里,把他往一个普通人的方向去演,比如骗签保单的时候,大鹏就一用了一种慢半拍的表演,脸上表情很少,但是脸部细微的抽动,表明了他一直处在一种良心自我折磨的自我拉扯中。

那些细微的眼神闪烁间,人性最幽微的部分,就穿透了表面,呈现出极强的戏剧感和喜剧效应。

但还没到救赎的时候,直到最后的段落里,大鹏成功地在犯罪与救人的一收一放之间,完成了吴海这个人物的转变,演出了渣男的第三层――心。

大反派钟振江约淼淼晚上见面,不用说,要来真的了。一番黑色喜剧的转折之后,三个主角在水中完成了一场缠斗,最后的结局当然出人意料。

但最动人,是吴海明知道会失去一切,还是在最后一刻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就这一犹豫、一转身,人物心底未泯灭的良善便活了。

电影一个细节让我印象深刻:大鹏浑身发抖,眼神中透出的是火,面部肌肉因为激动而抽搐,嘴唇也有视觉可见的颤动,然后他用重庆话飙出那句:他是我老婆。

看到这里,你会对这个曾经的爱情骗子产生无比的认同。

这不是一个英雄,而是一个被儿子的重病、经济的拮据、婚姻上的失败彻底压垮、在诱惑与良知之间挣扎选择的小人物,但最后大鹏用滑一种稽、搞笑、自嘲的表演方式,用细节丰富地填满了小人物吴海通往转变过程的弧线,最终人性弧光得以闪现。

他所作的一切,其实也是一种自我救赎。

表演是一个结果,为了达到这个结果,大鹏完成了一系列的过程。

《受益人》在重庆取景拍摄的时候,他每天穿着吴海的行头、涂黑了脸,穿梭在重庆大街小巷,卖唱、“乞讨”、在公园打乒乓球,都没有人认出他来。

他还特地去学了重庆话,每天对着剧本做标注;专门请当地人来纠正自己的发音,与片场的重庆人逐字逐句地校对声调。

等影片正式开机的时候,用重庆话讲台词,几乎已经是本能了。

走街串巷,学方言,目的是融入山城的天气,接上现实的地气。

熟悉大鹏的人,都知道他其实有作为喜剧人底色深沉的一面。

披着喜剧的皮,讲着小人物的心酸何人性的善恶撕扯,向来是他的拿手好戏。因为这些年来,大鹏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何透过作品,去表达喜剧的忧伤。

正应了陈佩斯的那句: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

当然若只是忧伤,那是悲剧,不是喜剧。

大鹏的办法,是像“渣男”那样,用自己最深的喜剧“套路”带观众笑出来再说。

大家都知道大鹏是以《�潘磕惺俊烦擅�的,这部单集片长只有十几分钟的短剧,在当年一路逆袭,让大鹏一跃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喜剧人。

再到后来的《煎饼侠》,他演过气明星。为了赚钱,找来一个演技低劣的女四号,一个死尸专业户,一个狗仔摄影,用“偷拍”来完成自己的电影。

角色心越酸,观众笑得越猛。

他那副欲盖弥彰的笑,都暴露了他,笑完了,你就能知道他内里的感觉。他自己是从小人物走过来的,所以总能一把抓住小人物悲喜中最戳人的点。

这个世界上大人物不多,小人物不少,大家就很容易被打动。

因为好像笑的是自己的生活。

段子也好,喜剧表演也好,都是最深的套路,唯有套路得人心,不好笑没人买单。但笑完了又走心,是大鹏喜剧特别的地方。

喜剧演员这个头衔,制造了某种灯下黑的效果,大众迅速地看到喜剧的部分,但在这个聚光灯以外的地方,他身上的其他特质,比如演员的部分,很多时候几乎都被大家忽略了。

这话并不仅仅针对大鹏,而是适用于所有的喜剧人。

但大鹏正在成为又一个从喜剧里杀出来的演技派。

这也是《受益人》中大鹏的表演为什么会这么动人的原因,它准确地抓住了角色、演员、喜剧三者天然合一的那个微妙的瞬间。

能让观众乐起来是一方面。另一个层面上来说,他的套路里藏着生活更本质的东西。

比如人心。

特别喜欢电影结局,一切尘埃落定后,他饰演的吴海去了海南,把手指放进了海水中,尝了尝海水的滋味。

这时候的他的表演带出了一种喜剧人的悲伤时刻,但又带着释然、轻松、如愿以偿的笑意。

谁说咸鱼的人生,不可以先苦后甜呢?

一切仿佛回到了他和柳岩刚结识,每天从通州一间破旧的出租屋里走出来,他坐八通线在国贸换乘一号线,去位于长安街的搜狐总部打卡上班,穷尽身上所有的余款,用200多块钱给柳岩买礼物的时刻。

那时他一无所有,除了梦想。

被生活欺负过的人,更懂得如何用最深的套路,带领观众走心。

大鹏会受益于这段人生吗?不知道,成年人的世界反正也没有容易二字。

但从《煎饼侠》、《吉祥》到《受益人》,一步步走过来,大鹏是这个电影爱情里的骗子,早就懂得了如何用生活里的酸苦,骗到观众的笑声。

电影很精彩,大鹏渣得很用心,喜剧依然让人看得又哭又笑。

到最后,我也对这位爱情的骗子动了心。

那么,11月8日,电影院里见吧。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我发誓我是真的爱你”,但焉知满满的套路背后,没有真心。

标签: 保险,感觉,套路,效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