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所有在家躲病毒喊无聊的人,都是教育直播的目标用户

所有在家躲病毒喊无聊的人,都是教育直播的目标用户

时间:2020-02-09 10:54:11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阅读:26次

标签: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确诊病例仍在攀升,延迟春季开学的浪潮已经波及全国。在过去一周里,全国31个省市推迟了原先制定的开学时间,其中10多个省市开学时间推迟到2月17日。在疫情较为严重的上海、浙江、江苏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确诊病例仍在攀升,延迟春季开学的浪潮已经波及全国。

在过去一周里,全国 31 个省市推迟了原先制定的开学时间,其中 10 多个省市开学时间推迟到 2 月 17 日。在疫情较为严重的上海、浙江、江苏和重庆,教育部门已经规定学校在 2 月底前不得开学。

学校可以不去,课程不能不学。市场对在线教育的需求陡然而增。

在这波风口上,学而思、好未来、新东方这些老牌教育机构反应得很快,它们已经先后提供了免费线上课程、直播平台和技术支持。作业帮、猿辅导等教育新秀也各自放出了免费直播课。过去几年里,中国的家长和孩子已经获得了相当程度的在线教育习惯培养,新的爆发近在眼前。

教育部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 2 月 2 日,教育部组织了 22 个在线课程平台制定了在线教学解决方案,免费开放包括 1291 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和 401 门国家虚拟仿真实验课程在内的在线课程 2.4 万余门,覆盖了本科 12 个学科门类、专科高职 18 个专业大类,供高校选择使用。

当然这个市场不只是教育公司的战局。哔哩哔哩、抖音、快手、腾讯视频、爱奇艺等互联网内容平台谋划教育直播已久,如今生意上门了更是没有不接的道理。

目前为止,哔哩哔哩推出了“B 站不停学”,抖音上线了清华北大直播课,快手上线了“停课不停学”专区,腾讯视频发起了“在家上课啦”计划,喜马拉雅推出了“空中小学堂”,爱奇艺也发起了“停课不停学”计划。

教育、免费、直播是以上所有业务的共有关键词。这些互联网内容平台有着比教育机构更广泛的用户群体――看教育直播的不仅仅是学生,也可能是一个在家待业的上班族。因此这些平台上的教育内容也会丰富得多。

可以说,只要是窝在家没办法出门的人,就是这类教育直播的目标用户。

成年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听直播课?

以哔哩哔哩为例,在“B 站不停学”板块上,从周一到周五,你可以选择观看来自中国教育电视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上海市格致中学、学而思网校、高途课堂、中华会计网校、科学队长等教育机构的免费直播课程。

看看课表可以发现,这些课程不全是给未成年人看的――比如中华会计网校的《会计:基础入门》、光华管理学院的《危机生存的组织法则》、清华大学的《从新冠肺炎看国际关系的本质》等等。

当然也有应试教育的课程――比如上海市格致中学、学而思网校的《英语》、《数学》、《物理》等等。

在 B 站学习似乎是个有点违和感的行为。但哔哩哔哩提供的数据证明愿意做这种违和的事情的人还不少。哔哩哔哩官方数据显示,2019 年有 138 万次的学习类直播在 B 站开播,总观看人次达 4609 万,是当年参加高考人数的 4 倍。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B 站是一个以娱乐内容为主的视频网站。大多数进入 B 站的人并不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因为真想学习的话显然有其他更贴切的选择。在这里点开学习视频的人大多类似于一种“看完一个小时搞笑视频,刷到一个学习视频就进去看看”的状态。简单来说是在边玩边学。

如何证明这一点呢?哔哩哔哩数据显示,去年 B 站用户观看学习类直播的总时长为 1743 万小时。结合 4609 万人观看的前提,可以得出平均每个人学习 0.38 小时的结论。也就是 20 多分钟。

这种行为也许可以被称为是一种“碎片化学习”或“娱乐化学习”的状态――有些感兴趣,但不是很认真。没有很强的动力或压力,能不能坚持下去全凭心情。不仅能学到点东西,还能缓解宅在家里玩手机的心理愧疚。

这样轻松的教育风格也许恰恰可以吸引很多年轻人。不光 B 站,这也是以娱乐内容为主的平台的一个共有优势,比如抖音和快手。

2 月 5 日,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在抖音上直播公开课,首期课程学生人数超过了 19 万。快手也在春节前拿出了 66.6 亿流量助力教育类账号在快手平台冷启动。去年 11 月,快手官方数据显示,平台上的教育类短视频累计生产量达 2 亿,作品日均播放总量超过 22 亿,日均点赞量超过 6000 万,教育直播日均观看时长约等于 734 年。

包罗万象的视频网站为非学术教育创造了比盗版书更好的接触大众的机会。一个事实是,你其实不太能指望在娱乐内容平台真的学到很“应试教育”的知识。适合在这些平台上出现的东西一定也是和娱乐沾边儿、或者至少题材本身就令人感兴趣的课程。

以 B 站为例。去年 10 月,哔哩哔哩课堂开始内测,上线的课程包括 B 站人尽皆知的“鬼畜明星”张召忠的《局座的国际战略课》、教你科学养猫的《铲屎官科学养猫必修课》、说一口东北话的幽默网红老师张雪峰的《最新高考志愿指南》等等。

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些课程都有很强的娱乐性。要么教学内容本身就很轻松,要么讲师本人足够幽默或者有光环。

抖音也一样。即便开讲的是清华北大的老师,课程内容也主要围绕国际关系、公众表达、传统文化、人际关系、舞蹈欣赏这些轻松有趣、理解门槛底的领域。

应该不会有人真的期望通过抖音或 B 站学习高数或理论物理吧。

视频内容平台能做好 K12 教育吗?

很悬。

疫情延误开学,让本就压力超大的学生和家长更容易焦虑。因为出不了门,连趁着寒假上补习班的机会都没了。人民在呼唤在线 K12 教育。

在这样的强大需求下,视频内容网站也纷纷上线名校名师的语数外课程。有些是平台与学校独家合作的内容,比如上海格致中学在哔哩哔哩上的高一“语数外物化生政史地”教学直播;有些是教育机构带到平台上来的内容,比如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接入学而思、乐乐课堂、有道精品课、跟谁学、作业帮等 16 家教育机构,免费提供直播、录播、复习、预习、大课、知识点等课程。

采取类似做法的还有快手、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大家的做法大同小异。独家制作的内容很少,更多的还是教育机构本身带来的内容。

现在看来,头部视频内容平台以其远大于教育机构的用户基数、话语权和号召力,在 K12 在线教育中自然地扮演起了一个资源汇聚者的角色。但是这样的场面很难长久。

疫情总会有结束的一天,免费的资源分享也会随之结束。竞争会重新回到教育机构中间。除非视频内容平台自己产生 K12 教育内容,否则很难进入这个领域分一杯羹。

但如同上文所说,这些以娱乐内容为主的视频网站有其自身的局限性,适合它的用户学习的内容非常特殊。你不能指望真的有很多孩子能够在这里专心学数学而不去点搞笑视频,也很难说服家长自己是一个靠谱的学习网站,更难分出余力像教育机构那样去探索多样化的教学方式。

能够让沉迷娱乐视频的用户学一点东西是好事,但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题图来源:visualhunt

标签: 课堂,上线,产量,成年人,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