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脱欧背景下的“英国石头”:“飞地”直布罗陀人心浮动

脱欧背景下的“英国石头”:“飞地”直布罗陀人心浮动

时间:2020-01-31 20:51:55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阅读:45次

标签: 30岁出头的达米安(Damian)总是乐于强调自己是土生土长的直布罗陀人。“全世界总共只有几万直布罗陀人,我就是那几万人的一员。”他带着几分自豪的语气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30岁出头的达米安(Damian)总是乐于强调自己是土生土长的直布罗陀人。

“全世界总共只有几万直布罗陀人,我就是那几万人的一员。”他带着几分自豪的语气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块‘石头’虽然小,但非常重要。”

“石头”(the Rock)是英语中直布罗陀的“昵称”,由于直布罗陀面积极小,其中部一座名为“直布罗陀巨岩”的小山是其地标,故得此名。

直布罗陀巨岩北麓俯瞰

达米安为家乡深感自豪,他在社交媒体“脸书”上管理着一个数百人参加的交流小组,讨论范围涵盖关于直布罗陀的一切。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达米安注意到,家乡的前途越来越频繁地成为组员们讨论的话题。“人们担忧直布罗陀问题继续僵持不下。”达米安说。

三年半前那些在公投中选择“离开”选项的人们或许没有想到,北爱尔兰边界和扼守着连接地中海与大西洋咽喉要道的直布罗陀,这两个在“脱欧”棋局边角位置上的纠缠竟会成为英欧博弈中的“棋眼”。

相比之下,英欧双方在北爱边界问题上来回拉锯,多次占据国际媒体的头版位置,而不少观察者或许忽略了同样可能阻碍“脱欧”顺利进行的直布罗陀。

如今,英欧双方已就“脱欧”协议完成了所有法律程序,英国将在当地时间1月31日24时(北京时间2月1日7时)正式脱离欧盟。但关于直布罗陀的未来,却在此关头横生枝节。

1月19日,直布罗陀地方领导人坚持要在今年1月31日之后加入申根区,以确保人员自由流动。但英国政府无法同意这片小小飞地自主地与欧盟谈判。“英国政府将代表包括直布罗陀在内的联合王国大家庭来与欧盟谈判,确定与欧盟未来的关系。”英国政府发言人当日回应称。

西班牙方面的主张则针锋相对。马德里认为,如果直布罗陀在英国“脱欧”后依然希望留在欧洲单一市场内,那么西班牙应至少在“脱欧”过渡期内获得直布罗陀的部分主权。且任何涉及直布罗陀在英国“脱欧”后地位的谈判,都应该直接在伦敦和马德里之间进行,西班牙要求更多的话语权。

“脱欧”日来临,围绕直布罗陀区区七平方公里土地的拉锯,仍在继续。

欧陆上的英国“石头”

从2018年11月,英欧谈成第一版“脱欧”协议开始,围绕直布罗陀的口水仗便远未被调和。

“英国‘脱欧’毫无疑问让大家都受损,尤其是那些英国人。但关于直布罗陀问题,这次西班牙赢了,欧洲也赢了。”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在2018年底的欧盟脱欧特别峰会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谈及直布罗陀问题时的调门明显高了许多。

当时英国驻欧盟大使蒂姆・巴罗作出了妥协,表示直布罗陀“不必纳入到英国和欧盟未来的贸易协定中”。不过,去年约翰逊成为英国首相后则明确表示,直布罗陀的未来地位问题成了英欧双方谈判的下一个障碍。

在最初那份长达585页的脱欧协议草案公布后,北爱边界问题已有了“备份安排”(Backstop)。根据这份词典一般厚的“脱欧”协议草案,英国正式“脱欧”之后将先进入一段“过渡期”,在此期间直布罗陀将和英国本土一起留在单一市场和关税联盟中。英国驻欧盟大使对直布罗陀未来是否纳入英欧贸易协定的松口表态,也软化了西班牙的强硬立场。

英西之间的暂时妥协虽然达成,时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却难感轻松。他们在各自国内遇到了十分相似的阻力――反对党和舆论纷纷指责他们在面对谈判对手时太过软弱,没能“捍卫”国家主权。梅从布鲁塞尔带回的协议,在这块面积尚不足上海市黄浦区一半的“石头”上引发了不小的抗议浪潮。

“没有什么能改变这块石头的英国属性。”达米安说。达米安自小生活在面积不足七平方公里的直布罗陀,学业和工作带给他很多往来于家乡和英国本土的机会。但他和许多朋友一样,很少踏足离家仅仅几公里之遥的西班牙土地。

在1967年和2002年,直布罗陀曾两次举行事关其归属的全民公决,直布罗陀人在两次公投中都选择了继续接受英国管辖。2006年,直布罗陀的新宪法中还写入了禁止变更主权归属的表述(编注:1969年直布罗陀议会通过自治宪法,宣称直“是英国的一部分”,在“没有完全充分表达民意的公民投票的情况下,直布罗陀不应交给他国”)。

强硬的直布罗陀本地舆论对英国政府所做的妥协并不满意。《直布罗陀纪事报》(Gibraltar Chronicle)2018年年底报道称,直布罗陀自治政府发布声明,质疑了西班牙在英欧谈判中对英国施加的压力是否真的有效。直布罗陀方面还认为,英欧(西)可以就未来直布罗陀的地位继续协商,但不能“以(英国的)主权作为代价”。

“我们并不依赖于西班牙。这里虽然很小,但什么都有,包括自己的大学。我们去英国也很方便。”达米安表示,“那些西班牙人总是说,他们只要断水断电,我们就没法活了,这都是胡说。”

在独裁者弗朗哥统治西班牙时期,直布罗陀曾于1967年举行了第一次公投,当地居民以压倒性多数决定留在英国统治下。西班牙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十分不满,遂完全关闭了边界,并切断了与直布罗陀的一切联系。在那段与西班牙关系紧张的时期,直布罗陀甚至从英国本土、荷兰和摩洛哥进口日常用水。

为了自立,直布罗陀目前采用海水淡化技术来获取日常用水,据直布罗陀环保部门(Environmental Agency Gibraltar)提供的数据,当地饮用水已经实现完全依靠海水淡化。海水淡化消耗的能源远高于其他获取淡水的渠道,尽管如此,引入西班牙的淡水却从未被当作一个可靠的选项。

在其他消费品方面,直布罗陀对西班牙的依赖程度也较低。根据“经济复杂性观察室”(OEC,提供全球贸易数据可视化服务,其基本数据来自联合国贸易商品统计数据库)的数据,以2016年为例,自西班牙的进口只占直布罗陀进口总额的8.9%。这也给了不少直布罗陀人对西班牙采取强硬立场的底气。

不过,两地之间人员的频繁流动却无法轻易阻隔。每天早上都有超过10000名西班牙人跨境进入直布罗陀上班,而直布罗陀总人口不过三万多而已。直布罗陀的支柱产业――金融、保险和赌博,也离不开巨大的欧盟市场。事实上,在2016年那场双方近乎旗鼓相当的“脱欧”公投中,超过95%的直布罗陀人选择了留在欧盟。

“你不能告诉大家,一块位于伊比利亚半岛最南端的石头不属于欧洲大陆。不让欧盟公民进入,这说得过去吗?” 直布罗陀行政长官费边・皮卡多在1月中旬对媒体表示。

一堂西班牙式历史课

来自马德里的玛丽贝尔同样支持直布罗陀和欧盟之间的人员自由流动,但她无法接受直布罗陀本地居民和英国国内强硬派的说法。她认为,直布罗陀和西班牙的关系无法割裂。为了解释这些,她用流利的汉语给记者上起了“历史课”。

“如果你看地图就会发现,直布罗陀地方很小,完全是人为地被从西班牙分离出来。”她解释道,“我不会断言直布罗陀就应该是西班牙的一部分,但不能否认的是,那里在历史上一直与西班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玛丽贝尔刚满23岁,目前刚刚结束历史和外语双学位的本科学业来到中国工作。尽管离家乡并不遥远,但她并没有去过直布罗陀。“我知道直布罗陀的旅游业挺发达,不过听说那里的居民好像不大喜欢西班牙人。”无奈的神色在她眼中闪过,“这是不是有些奇怪?我读过一些历史书,知道直布罗陀居民中不少人都有西班牙血统。”

有意给人上历史课的并不止玛丽贝尔一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西班牙媒体也纷纷在“脱欧”相关报道中提及直布罗陀的历史,以此说明英西双方此前达成的妥协具有重大意义。西班牙主流媒体《国家报》(El Pais)报道称,英国在直布罗陀问题上的让步令首相桑切斯感到欣喜不已,这也确实是“西班牙的胜利”。

《国家报》的报道回溯了直布罗陀的历史。在1713年英国和西班牙签订的《乌德勒支条约》中,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失利的西班牙同意将直布罗陀割让给英国。随后,成为英国海外“飞地”之一的直布罗陀也被英国人冠以“石头(the Rock)”的外号。但西班牙从未停止对直布罗陀的声索。为此,西班牙首相一直备受国内舆论压力。与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类似,他也害怕“丧权辱国”的帽子落到自己头上。

“在西班牙,我们有时习惯把它(直布罗陀)叫做‘赫拉克勒斯之柱’(Columnas de Hércules),你只要回想下中学地理课,就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如此重要。”玛丽贝尔笑着说道。

赫拉克勒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大力神,他是主神宙斯的儿子。由于神勇无比,且完成了12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死后升入奥林匹斯圣山,被奉为大力神。在传说中,赫拉克勒斯凭天生神力,分山连海,开凿了直布罗陀海峡,直布罗陀也因此得别名“赫拉克勒斯之柱”。时至今日,两根具象化的“赫拉克勒斯之柱”仍是西班牙国徽的一部分。

西班牙国徽,左右两侧即“赫拉克勒斯之柱”

对英国占领者和军事失利的西班牙人来说,直布罗陀的位置都十分关键。在它南边十几公里处就坐落着属于非洲的休达(Ceuta)半岛。早在大航海时代,直布罗陀和休达就建有防卫森严的城堡,将连通大西洋和地中海的直布罗陀航道置于其火炮射程之内,严密控制着这个对全球航运至关重要的水道。

与直布罗陀相比,十几公里之外的休达却鲜为人知。休达曾被西班牙人占领,目前是西班牙位于北非马格里布地区最北端的属地,拥有自治市地位,和另一处西班牙的北非属地梅利利亚(Melilla)一起,成为了欧盟与非洲大陆仅有的陆路联结点。

直布罗陀、休达和梅利利亚,来源:Google地图

像直布罗陀和休达这样的“飞地”是历史的特殊产物,成因涉及地理、政治和文化,十分复杂,迄今鲜有成功和平解决的案例。西班牙尤其特殊,它既在原摩洛哥领土上有自己占领的飞地休达,又在本国领土上有被英国占领的飞地直布罗陀。

休达要保住,直布罗陀港要收回,这是西班牙的如意算盘。它想拔掉别国插在自己心头的刺,却不愿放弃自己在他国关键地区据有的地盘。如此一来,休达争端仍然是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现实问题,摩洛哥会定期把它提出来要求同西班牙谈判,或者用它向西班牙施压要求获得在其他问题上的让步,但马德里总是直言不讳地断然拒绝讨论主权问题。

“西班牙人经常谈论直布罗陀,‘脱欧’的事更是让他们怀有一些期待。不过,我很少听他们聊起休达问题,一些西班牙人甚至不知道休达在哪儿。”达米安说道。

前途不明,人心不安

随着“脱欧”大限逼近,尽管约翰逊尝试用坚决的表态来缓解各方对不确定性的担忧,但直布罗陀的居民们依然惴惴不安。

2018年11月29日,英西两国签署了关于直布罗陀问题的四个谅解备忘录,规定在延续至2020年底的“脱欧”过渡期内,直布罗陀将作为英国的一部分继续留在欧洲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中。但过渡期结束后,至少在贸易和人员流动方面,直布罗陀的地位仍然未定,英西两国仍需继续谈判。

英国政府软化对此前立场的坚持,在英国国内舆论中引发轩然大波。在直布罗陀的居民看来,这只能徒增未来变数。

例行的苏格兰风笛游行仍然引来直布罗陀居民的驻足观看,遍布大街小巷的“炸鱼薯条”酒吧也在晚冬挤满了来自英国本土的游客。在英伦三岛仍被寒意笼罩的时节,地处欧非大陆之间的直布罗陀无疑是个理想的迎春之地。

从阳台上俯视着充斥英国元素的街头,已经年过40的律师罗莎(Rosa)对澎湃新闻表示,“我是西班牙人,现在和我的英国丈夫生活在这里,我十分享受每天看见两种不同的文化在此交织,就像我们的家庭氛围一样。”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直布罗陀目前共有3.457万人,其中,有着英国姓氏的居民占据27%,约有26%的居民则拥有西班牙姓氏,此外还有一些意大利和葡萄牙裔居民以及外来移民。

罗莎十分担心直布罗陀人早已习以为常的多元文化会因“脱欧”乱局而受到动摇。“我最担心的是‘脱欧’使得直布罗陀和西班牙之间出现边境检查――大家几十年来早已习惯自由穿越边界。”

罗莎拥有一个典型的跨文化家庭,她丈夫的家人常常会从英国本土来拜访她们一家,她的亲人也会每月从西班牙南部来到直布罗陀参加例行的家庭聚会。一旦重新出现边境检查,她不知道是否还能延续这项家庭传统。

达米安的看法与同样在直布罗陀久居的罗莎截然相反。虽然达米安有着一个西班牙语姓氏,他却并不想看见更多的西班牙人来到直布罗陀。

达米安坦言道,他有不少西班牙朋友,并且“完全不敌视西班牙”。但是,涌入直布罗陀的西班牙求职者引发了他的担忧。

“我知道西班牙现在的年轻人失业率很高,他们想过来找工作并不奇怪,但如此规模的人口流动对这么小的地方来说真的压力很大。”达米安忧心忡忡地说,“我和我的不少朋友是赞成暂时封闭直布罗陀边界的,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时候,既然都要‘脱欧’了,为什么不先控制一下涌入的西班牙人数量呢?”

小小飞地或为英欧关系“埋雷”

英西双方目前达成的妥协方案并不能长久地解决直布罗陀地位、边界和人员流动问题。2018年11月两国签署的关于直布罗陀问题的四个谅解备忘录,规定了“脱欧”过渡期内处理直布罗陀与西班牙关系的指导原则,涵盖烟草贸易、人员流动、海关、警务和环境等议题。

在延续至2020年底的过渡期内,直布罗陀将作为英国的一部分继续留在欧洲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中。不过,英国作出的“直布罗陀不必纳入未来英欧自贸协定中”的让步也意味着,2021年1月后,直布罗陀至少在贸易和人员流动方面地位未定,且就算英欧双方达成了新的贸易安排,英国仍需要重新与西班牙政府谈判以决定直布罗陀的地位。

四个谅解备忘录除规定具体事项,还明确地指出,“(备忘录)并不在法律意义上对英西两国在直布罗陀主权问题上的立场作出任何改变。”也就是说,西班牙可以继续坚持对直布罗陀主权的声索。

在过渡期之后,英西双方仍需要克服在基本立场上的分歧。西班牙方面始终没有放弃对直布罗陀部分主权的声索,而英国也从来没有在主权问题上松口。直布罗陀政府虽然在西班牙的压力下,不能直接参与英西双方的谈判,却可以援引2006年宪法和两次公投结果,拒绝一切在主权问题上的妥协。

剑桥大学欧洲问题学者奥斯特洛斯基(Marius S. Ostrowski)日前撰文分析称,在直布罗陀问题上,脱欧给了西班牙一些新的谈判优势。英国脱离欧盟后,欧盟将无法在英西之间扮演中立角色。又因为英西已达成协议,有关直布罗陀在过渡期后地位的谈判将在两国间直接进行,欧盟只能在谈判中支持拥有成员国身份的西班牙。

“最终,很可能直布罗陀,而不是北爱边界问题,才是‘脱欧’留下的最大隐患。”奥斯特洛斯基总结称。

标签: 人口,人员,复杂性,压力,新闻